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喵星篮子

像喵星人一样——自在的呼吸与生活

 
 
 

日志

 
 

回忆“雨中曲”  

2013-03-21 22:01:22|  分类: 生活小油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经过上海音乐厅,想起90年代那次有趣的经历,记得还曾写成小文发表,于是翻箱倒柜找之前的故纸堆,还没得说,真给我找出来了~~\(^o^)/~~现在原文摘下,让大家体会体会当时的情形吧——

又下雨了,哗哗的雨声在这寂寞的午后显得有丝亲切感,和音响中流出的美妙旋律,更有种自然的魅力。但回想起那晚的情景,心头却泛起一阵苦涩……

那晚是一个人上音乐厅的。那位瘦瘦高高具有萧邦浪漫风范的法国钢琴家坐在舞台上的唯一乐器——三角大钢琴后面。巨大的琴身投注下大幅的眼影,三角琴盖支撑着,像迎“乐”而起的风帆,琴师的身影随乐在“风帆”后沉沉浮浮,整个画面就像一幅莫奈的画作。可巧,当晚的曲目大多是法国印象派作曲家的作品,真是相得益彰。我蜷曲在座椅里,微合双目,让音乐轻轻拂过心际,感动说不出的宁静与舒适……

中场休息时,那轻柔的乐声似乎还在场内流淌,使人有种懒洋洋的快感,许多人窝在椅中不想动弹,继续感受着音乐的余韵。就在这时,右后方传来一阵骚动,回头望去,坐在那儿的听众纷纷向四周避让开,片刻就裸露一片无人的“荒野”。“荒野”正处于“风雨飘摇”中:雨水从楼顶的圆形大顶灯处倾斜而下,从开始的淅淅沥沥,到后来的哗哗作响,只那片刻的时间。我也从开始的惊异、不可思议到感觉滑稽,继而才有“疼痛”的感觉。

场中恬静的气氛也被尴尬不安的情绪代替,我无助地望向邻座,从她眼中也看到了“痛”,在场的老外均表示出诧异的神情,但好在无人退场。音乐厅的工作人员拿来了水桶接水,又垫上地毯、枕头想把这可恶的雨声减到最低程度,但那声响就像沉重的鼓声一样使人难以忽略。

我们经历了音乐会有史以来最长的中场休息时间后,终于开始了下半场。那位演奏者走上舞台,望了望“荒野”上的“小瀑布”,犹豫了片刻终于坐下。他将双手自然下垂,闭上眼,仰着头,像往常乐师们演奏前的精神准备,只是这次他的准备时间特别长——终于他抬起右手,清晰而坚定地敲下了那个微弱的颤音。那一瞬间,全场有种比宁静更深刻的静穆,我从没感受到想那次一样与所有听众,与演奏者,与音乐那么近,那么心心相通。

不知何时,“雨”停了,乐师在听众的热烈邀请下又加演了三首曲目。人们的心已被音乐温暖了,人们心中原有的痛也被钢琴家的大度缓和了,那晚我真正体会到音乐的气概与风度。

如今,每当雨中独自冥想和经过人民广场上的歌剧院时,我都会想起那次雨中音乐会。前者寄托了我对当晚深情的怀念,而后者则托付着我对明天的期望——期望上海有一个与其世界大都市地位相符的音乐厅,期望以后是上海音乐厅去宽慰、包容乐师,而非乐师去宽容她,期望爱乐者能在她的怀抱中更深刻体会音乐的魅力……


现在看来,那个期望(从硬件上)早已实现,但好像我已多年没有去音乐厅听音乐会了,而且深深怀疑如果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大家还有乐师是否依旧的反映……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