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喵星篮子

像喵星人一样——自在的呼吸与生活

 
 
 

日志

 
 

A or B  

2015-02-26 20:31:52|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看“行尸走肉”似乎有些变态,只是发现这片居然已连到第五季,要知道美片越长命意味着这片越非同一般,如此在无所事事的长假里,且看看吧,只希望不是那种满屏恶心血肉的幼齿美式恐怖片吧。

结果,还真是满屏恶心血肉,但绝不幼齿,只是非常较劲,较劲得让我联想到“苏菲的选择”,联想到哈佛关于“公正”的公开课——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a question!

不记得第一次看“苏菲的选择”的年纪,但对于苏菲需要在她的两个孩子里选择一个去面临死亡这事倒是记忆清晰,还记得儿时的是非感非常简单,只简单的感觉苏菲好可怜,纳粹好可恶。几年前重温这片,感觉复杂好多,难以描述,就如梅丽尔对那悲惨印痕时不时反噬的表演一般,一切隐藏在飘忽的眼神中,细微的嘴角抽搐中。

觉得老外真是喜爱跟自己过不去,为什么非要做选择题呢?没有折中的法子吗?

行尸走肉其实一直在设定选择题,逼着观众与他们一起选择——在绝境中应该求生还是干脆求死?在末世可以温情还是必须冷酷?求生道路上人性有没有底线?末世的团队组织独裁好还是民主好?……

这许许多多的选择题有些让人崩溃,记得Michael J. Sandel在讲述“公正”时有问道:有没有一种普世的、绝对的道德,还是所谓道德其实是辩证与相对的?他以一起谋杀案为例,模拟不同社会背景、教育背景、经济背景、宗教背景下的众人对这谋杀案的“道德逻辑”的选择与选择原因,当这些选择及其原因相互纠结、缠绕时,听者感受到了沉重与痛苦——选择本身就是件不容易、不简单的事!看“行尸走肉”剧中人面临选择的悲苦,听Michael J. Sandel讲述“公平”时不怕分裂的模拟各类人群的利益选择,还是被他们感动的。他们难道不知道那些选择题没有标准答案吗?他们难道不可以简单的选择代表自身团体利益的选项吗?然而他们却孜孜不倦的痛苦的怀疑着,痛苦的纠结着,痛苦的选择着。

就规避“痛苦”而言,中国人应该是更有智慧的,所有我们的老祖宗提出了“中庸”的概念——不要纠结,不要极端,我们走中间路线。这个概念其实非常美好,如果得其精髓的话,必然成就平和温厚醇良豁达之心境。或者就中国人而言,任何事物都是变化的,如太极阴阳,所以去思考绝对道德的事本身就是悖论。与其如此,还不如在日常生活中就设定美好的行为规范,让当下的环境尽量和谐。其实中国人也做了选择题,选了一条相对简单、轻松的道路而已,也没什么不好的。

只是现在想想,如果我们按老祖宗的方法处理问题的话,不仅更少选择的痛苦,或许更兼顾A、B的感受。然而现实却是我们现在貌似更急切的在做选择题,且提前设定了选择标准:小康、发达……都是经济指标的标准。如果我们回不去老祖宗的“中庸之道”,那还是学学西方的选择的痛苦吧,都应该比轻易选择好很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