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喵星篮子

像喵星人一样——自在的呼吸与生活

 
 
 
 
 
 
模块内容加载中...
 
 
 
 
 
 
 

习书谱

2017-11-30 21:17:46 阅读37 评论0 302017/11 Nov30

木瓜老师说:“可以好好看看书谱。”于是开始了抄书谱。一来练字,二来学习,一举两得。

没想到书谱那么长,再加上是利用余时进行的,断断续续整整抄了三个月。抄完整整近三米的长度,感觉长卷不好阅读,折成了册页。只是第一次自制册页,折得狗啃似的。

书谱是学书人的必修课吧,但如日常道理一样,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更何况还有很多并没看明白的。日常多练总没错的,不是说“唯手熟尔”吗,先练习手熟吧。

作者  | 2017-11-30 21:17:46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美哉!普通书法

2017-11-27 11:03:45 阅读34 评论0 272017/11 Nov27

前两天,看到一篇虚构故事:《王小二的“普通人书法”》。看似荒诞,但其中有很多点,值得思考。撇开那些戳痛神经的点,且聊聊“普通人的书法”。只是不想把“书法家”与“普通人”对立起来说,且将之称为“普通书法”吧,这样似乎更亲民、更贴近于我欲说的日常书写。

第一次被普通书法强烈感染是在日本京都、奈良的大大小小寺庙神社里。在那里,书法成为了日常,成为了生活。当第一次被某个小小寺庙中的厕所标识惊艳后,就非常注意书法在那里出人意表的普通应用。

还真是,感觉京都、奈良寺庙的时间似乎被定格了,停留在某个古老时刻,那个时刻,毛笔是日常书写工具,以至于到如今,他们也保留用毛笔抄佛经、写告示、制护身符……甚至要求来自“现代”的游客也用毛笔记下祈福。

如果只是随意刷字的话,其实也不会被震动,问题是那字太自然太生动太可爱了。他们既不是把字刷成各个雷同的美术字,又不是技法心思高超的艺术品(其实个人觉得里面有些可以当艺术品了),满满都是自然书写的生动,其中满溢出书写者的性情、心情,让人看后会不由自主地会心微笑。更何况,他们大多数是依从了颜真卿那一路宽厚博大的书写风格,显露出日本书法审美整体正大端庄的大气派头。

相比之下,书法应用于日常生活,在中国就少多了。更多看到的不过是,书家自己赏玩的小物件。当然,也有书家,涵养高深一些,能着意于日常书体的学习,以毛笔写作、记事等。

但是,像日本那种面向公众的招告,我们更多是用些美术字、印刷字。这对书法母国而言,不免让人伤心了。

当然,现在有人也在琢磨书法的日常应用。今年七夕,上海就举办了书

作者  | 2017-11-27 11:03:45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书法的“有用”与“无用”

2017-11-6 9:38:34 阅读128 评论0 62017/11 Nov6

一位书法家很实在地说:“书法其实是无用的!”听后很是触动。抛开形而上的修身养性、强身健体角度,单纯从日常生活中的实用性而言,书法还真是“无用”的。

既然我们不得不面对越来越不接受手写体的社会现实,书法似乎再也不会是为了写信、为了写作、为了记录、为了交流……而更多只是为了写毛笔字或为了书法创作了。然而国人真正开始进入“无用”书法时代其实也仅仅几十年的时间,千年“有用”书法时代的强大惯性还在直贯而下。私以为那是因为“有用”书法的哲学太美,让人不忍放弃吧。

“有用”书法的哲学或许是魏晋时奠定的。那时,书法可以用来给上级领导写工作报告;可以为先人歌功颂德;可以为社会工程做大事记;可以给朋友写信;可以为自己设计名片;可以发牢骚在墙上涂鸦……最后当然也可以顺便放在案头欣赏其艺术美。欣赏是顺便的事,所以如果求字,最好是写封信给对方,坐等回信以便有欣赏的对象。欣赏也是集合的事,所以当王献之在给谢安的信件上注明可保存欣赏时,老谢或许出于对大令此举的无语,或许出于恶作剧,反正无关书法艺术,直接在原信上加了回执送回。说得直白些,那个时候,书法是综合艺术,牵扯到书者的风范、行为、学养、地位……乃至道德。

这很好理解,只要试着介绍那些知名书法大作时就能感受到——兰亭也好,祭侄也好,最多被说的是人物、故事乃至情感,而技法、艺术性往往是之后提及的事。所以,“有用”书法的时代,艺术只是书法的一面,世人更多地觉得书法是一个人从思想到行为的集中展示。正因此,单纯练习书法技艺是不可取的,还是先做好学问、做好人、做好事再说。正因此,哪怕有人字写得再好,哪怕一度登上宋四家之首,但德操有亏也得老实让位。

作者  | 2017-11-6 9:38:34 | 阅读(1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漫长的修行  

2017-8-16 16:18:23 阅读570 评论0 162017/08 Aug16

今天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不要沉迷于中国古代历史,应该更多看世界历史。立证之一即中国古代史是王朝更迭的重复历史,对于现代社会没有太多参考价值。暂且不管此文说得正确与否,倒是让我想起之前抄书时抄到的“五季之衰”。

其实中国人特别能够理解这所谓的“五季之衰”,俗语就说“富不过三代”。只是有趣的是,中国人对于王朝很容易唱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大逆不道之言,但对于经典,却只敢享有注释权。所谓的立言,其实就是对于经典的注释得到社会认可而已。如此看来,中国人的思想还真是被“禁锢”了千年!

去年年底曾经在上博听了次讲座,这讲座对我的影响很深。 主讲是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绘画馆馆长斯蒂芬·惠普曼,题目为“从文艺复兴到当代”。且看下面这些图:

这个讲座的主旨就是“美是有源头的”。就西方美术而言,其美的源头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大作,而后世再惊世骇俗的反权威创作,多少都会被刻印上来自源头的DNA痕迹!

回过头来想想,中国人孜孜不倦地在经典头面上添加自己的“私货”,与西方人自诩个性的颠覆性创作中自觉不自觉地遵循传统美学,有什么区别呢?或者……没有本质区别,都在追寻“道”,只是方法、路径不同而已!

至于这些方法、路径的优劣问题,则是较个人的感受而已——知道目标,哪条路好走就走哪条路。只是终极目标好找,达成终极目标的分级目标却是考验人类智慧之事。拿很个人的书法来说吧,拜任丘张强的教诲,让我很早就明确了“清正大雅文”的终极目标,但路漫漫兮其修远……

作为书法爱好者,或许很难接受那篇美文的劝诫。因为自魏晋之后,中国书法史上的每

作者  | 2017-8-16 16:18:23 | 阅读(57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书写的选择  

2017-6-24 15:16:07 阅读679 评论0 242017/06 June24

前两天看话剧“弘一”,剧中弘一对一个想与之学书的小和尚说:字写得端正清楚就好……

想起古之文人一向认为“书画,小道尔”,魏晋前很多名碑的书家连名字都难得留下来;明清时以书画谋生的皆是仕途不如意的落魄书生;民国文人如果被称为书法家会心生不快……世事变迁,不知不觉居然就到了书法家、书法大师满地跑的世界!

书法家多自是好的,也是文化昌盛的现象。但,为什么有次一网友用很严肃的态度说:“请不要称呼我大师,现在这词有骂人的嫌疑。”

为什么经常是这种情况:一件作品大家说很天真烂漫,回曰“做作!”;一件作品大家说很古朴拙趣,回曰“做作!”;一件作品大家说很沉稳大气,回曰“做作!”……做作,貌似成了现时的不可逃避的时症!

也是,时代进步,书法在技艺上的招儿估计都被挖掘透彻了,还引用了西方先进技术,以“显微镜”、“手术刀”的高科技手段进行透析,聪明人早已把招儿学以致用了——想庙堂,融汉隶进颜鲁公,即正大还古雅;想飘逸,二王、子昂是必不可少的;想古朴,汉隶加纂意差不多可以了;想个性,挖小众碑帖、秦汉简帛自会办到……然而,这些都是被解析出来的,被安排出来的,怪不得有矫情的总回曰“做作!”

三大行书的传说还在传说着,而我们已经忘记了书写的本质——书写字,字成文,文表情,情达意,意传思……如此复杂漫长的酝酿过程,岂能不酿出醇酒一杯醉千年!

然而,想回归书写本质又哪是那么容易的!你能作文吗?你的文字在被书成墨迹时是让人忍不住想阅读欣赏,还是忍不住好笑?现代那随意、轻快乃至浅薄、无厘头的文字似乎不被墨迹所接受!更何况,书写本质是这样的吗?思想爆炸,现世对于书写本质的答案数量应该也爆炸了。

作者  | 2017-6-24 15:16:07 | 阅读(67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臭臭@虾米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上海市 浦东新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