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喵星篮子

像喵星人一样——自在的呼吸与生活

 
 
 

日志

 
 

闻蒋有感 1:佛眼不易  

2013-04-26 15:45:24|  分类: 讲座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一直在听蒋勋的“细说红楼梦”,开篇即吸引了我,蒋勋把红楼梦定位在探讨人性的青春文学,而作者是以“佛眼”的视角描述他笔下所有的300多位人物——这立意非常新奇、有趣,而且至少不会使我产生畏惧感(以前听刘心武说红楼梦时说到其前后章节、内容的牵连、影射,以及人物话语的话中有话时就让我产生畏惧)。

对于红楼梦的畏惧从初中即开始,那时出于对名著的向往,很有野心的买了据称最高典范的《红楼梦》,只是翻了前几章就罢手了,只觉得满页琐事,甚是无聊,哪里及得“笑面人”、“约翰克里斯多夫”这些个国外名著来得跌宕起伏、豪情万丈。然而也不敢说曹雪芹写得无趣,只能很有畏惧感的自认无识了。

而随着年龄渐长,脸皮渐厚,现在能很淡定在朋友那里大言不惭,称欣赏不了红楼梦的细琐与阴柔。朋友说,听听吧,会发现不一样的……结果蒋勋的第一讲就折服了我。

蒋勋说,曹雪芹是用佛眼看红楼梦的300多个人物,没有个人评判,一视同仁,充满悲悯之心……如此引申开来即是一种开放的人生态度。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就非常喜好“Open”这个英文词,因为中文“开放”一词可能还有其他不甚讨喜的意思,但“Open”却总让我联想到敞开胸怀接纳万物的景象,是我极其向往却又总难达成之状态。如果有谁能成就这样的状态,我就愿意膜拜!

然而,一般向往之事往往正是欠缺之事。前不久从钱穆“晚学盲言”里看到一段,深以为然。其言中国古人喜写孤独,是因为中国社会是宗族社会,很难得孤独之时;而西方人喜写群体,是因为西方人讲究独立、隐私,相信人生而孤独——原来应了那句大白话:得不到的即是愿望中的女神!如以这个逻辑,类似”佛眼“的“Open Mind”貌似是贯彻中西的期盼,那么也就意味着全世界人其实都很难做到!

真是很难做到呢。当听到蒋勋随着章节说到贾雨村,说到贾珍,说到璜大奶奶……要保持那种“佛眼”还真是不易。作为俗人不免会对各种人事产生好恶判断,而曹雪芹以“佛眼”之慧只做中性或极其婉转的描述,蒋勋似乎已学到精髓,时时不断提醒听众不要轻易下判断,哪怕要下判断也需设身处地从对方角度思虑一番。所以,蒋勋思虑之后,慢慢觉得贾珍的“爬灰”是被欲望所控;贾雨村的徇私枉法是对现世权势的追逐;璜大奶奶的势利钻营是保障生活品质的需要……不知怎的,我一面打心底里敬仰“佛眼”的悲悯,而另一方面却忍不住觉得这个“佛眼”是不是太老好人。

这让我想起中学时更喜欢看欧美名著的原因,因为爽快——爱即爱、恨即恨、不妥协,哪怕现实中发现爱恨各自有理,那么就像悲惨世界中的沙威那样自沉河底也不尝试调和——这种态度或许偏颇,但却有股血气让年少的我更喜亲近。蒋勋归纳了2种读书人,一种简单读书,希望书中告知真理;另一种人性读书,希望书中呈现更丰富人事世界。如此看来,我年少时还真是简单读书,总急于寻找答案,而其实答案有无数,最终还是需要自己去组合。

只是个人修行还是不够,听着蒋勋说”佛眼“,觉得那是需打通”任督二脉“的高手所能达到的境界,非常人能及。而且中国千年的八股儒家道统早早从小朋友起即训练”不动声色“的养气功夫,不明就里的还以为是三花聚顶的高人,哪知道其实是在暗自权衡利弊,就如那贾雨村。所以私心觉得常人在接触万物之时,尽量学习”佛眼“的Open视角与态度;而在评判、相处之时,如果做不到全部悲悯待之也无需勉强,有些些俗人的血气也没什么不好。是不是?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